大家谈 中国 : 高 考生 的 „春夏 之交” – BBC News 中文

2014 年 5 月 26 日

图像 来源 , Getty

图像 加注 文字 ,

中国 进入 „后 六四 时代” , 人们 没落 、 麻木?

„1989父辈 的 历史 经历 , 没有 刺激 的 音乐 和 明星 , 没有 智能 手机 和 IPAD , 更 远离 高考 大纲 要求 的 知识 和 能力。 一个 正常 的 高 考生 怎么 会 关心 历史 呢? 况且 , 偶尔 在 生活 中 表露 一些 一些 一些的 言论 , 就会 被 长辈 们 瞪大眼睛 警告 说 : 千万 不要 成为 当年 的 萧 斌。

萧 斌 , 六四 后 作为 一个 普通 民众 偶然 被 外国 电视台 采访 发表 了 一番 “反革命 言论” , 便 被 电视台 全国 通缉 最终 被 邻居 妇女 检举 , 判刑 十年。 他 刚好 是 的 的 同乡 , 他 发表言论 的 地点 便是 我 天天 路过 的 广场。 直观 而 具有 冲击 力 , 真是 一个 绝妙 的 反面 教材。

„勿 谈 国事”! 不止一次 地 被 这样 警告。 政治 话题 , 成了 日常 交际 的 的 洪水猛兽 , 好像 动 不得 的 的 太岁 , 万一 不慎 就会 使 你 丢掉 身家 性命。 了 了 , 同辈 人 人 顿时缄默 不 语 , 与之 相伴 的 是 谨慎 和 畏惧 的 目光 , 然后 便 给 你 扣上 “愤青” 的 帽子 , 让 你 住嘴。 “政治 太 复杂 和 危险” , “跟 我 没 多大 关系” , “我只想 过 好 自己 的 生活 ”。 这 是 我 听过 的 最多 解释。

作为 一个 即将 面临 高考 的 文科 生 , 历史 和 政治 又 是 必修课 为了 迎合 高考 的 解题 思路 , 都 不得不 极力 清除 个性 化 的 思维 方式 来 追求 所谓 的 “正确”。 偶尔 遇到 一道 历史 图表1989 1989 „那时 我国 因 反对 资产阶级 自由化 而 遭受 西方 国家 的 贸易 封锁。” 貌似 简单 明了 , 其实 什么 也。 今年 高考 恰巧 遇到 了 考纲 革新 , 政治 科目 中 加入 了 十八 大 的 的 一些 新思想。 改动 太大 , 只能 重新 购买 新版 教材。 打开 新版 政治 教材 , 发现 所有 的 的 照片 都 被 换成 了 习。 这 就是 政治 吗?

然而 , 独立 人格 不愿 拘泥于 时代 的 禁锢 , 互联网 的 管制 阻拦 不了 寻求 真相 的 心声。 我 看到 了 那个 激情 如火 的 八十 年代 , 那 一批 朝气蓬勃 的 年轻人 , 他们 当时 的 年龄 与 现在 的我们 相差 无几。 我 更 体会 到 各种 观点 的 交锋 , 各种 立场 的 呼号。 左 与 右 , 内 与 外 …… 我 个人 的 观点 逐渐 从 偏执 一方 到 逐渐 中立 从 从 愤懑 到 日趋 理性。 我 更愿意 把 整个 事件 置于 宏大 的 历史 背景 和 错综复杂 的 现实 因素 中 来 评判 是非。 我 更 愿意 称 现今 为 后 六四 时代 ”, 我 惊讶 于 六四 对 当今 的 影响 贯穿 在 人们 心理 和 行为 的 点点 滴滴。

正如 邓小平 所言 , 六四 是 国际 大 气候 和 国内 小 气候 的 的。 有人 说 , 专制 者 并不 一定 出于 专制 的 的 选择 , 或许 运动 的 参与者 也是 如此。 中国 的 民主化 囿于 庞大 的 身躯 而 形成的 巨大 惯性 , 绝不 是 一朝一夕 就能 解决 的。 它 遵循 着 一定 的 客观 发展 节奏 , 不是 人力 能够 的 的。 蛮力 或许 能 有 短暂 的 成效 , 但 最终 不 利于 整个 机体 的 有序 发展。 民主 社会 绝不仅仅是 „自由” 、 „平等” 、 “人权” 等等 的 口号 , 更 不是 简单 的 一人一票 , 而是 一系列 的 公众 政治 参与 和 协商 机制。 假使 六四 获得 了 一时 的 成功 , 甚至 学生掌握 了 政权 , 难道 他们 就有 足够 能力 建立 这个 机制 吗? 的 的 庞大 机体 与 内部 复杂 性 , 决定 了 的 民主化 节奏 与 东欧 不同 与 苏联 不同 , 更 与 海峡 的 的 台湾 不同。 毕竟 , 中国 中国现代化 光 起步 就 晚 了 几 , 民主化 岂有 赶超 之 理? 然而 , 公众 政治 参与 和 协商 也 正是 要 依靠 一次 次 的 公民 参与 才能 真正 建立。 沉默 而 卑微 人们 终究 还是 还是 臣民。 丧失 了 说话 的 尊严 , 便 只会 在 唯唯诺诺 中 尽显 猥琐 和 贪婪。 面对 层出不穷 的 所谓 “道德 滑坡” , 其 本质 在于 臣民 的 的 服从 和 卑微 造就 了 一批 草芥 一样 的 自我 认知 , 使责任感 和 使命感 丧失 了 有力 载体 , 公共道德 自然 不复存在。

没落 , 麻木。 这 是 后 六四 时代 人们 心灵 的 主题。 人们 匍匐 在 台阶 下面 , 望着 的 的 政治 , 逆来顺受 地 好似 要 高呼 万岁。 父辈 ​​们 早已 丧失 了 的 的 激情。 他们 有的 成为 了 体制的 坚定 拥护者 和 参与者 , 对 维稳 理论 深信不疑。 大多数 人 在 淡忘 , 偶尔 谈起 , 一些 文化水平 较低 的 长者 的 人 甚至 要 反过来 问 我 , 当年 的 那个 运动 具体 在 哪一年 , 目标 是 什么。 而 另 一批 跑 出去 的 , 所谓 的 “民运 人士” , 据说 自己 也 陷入 了 的 的 内 斗。 他们 有的 甚至 与 某 教派 团体 结盟 , 进行 那些 白莲教 、 式 的 的 低级宣传。

偶尔 网络 上 冒出 星星点点 的 纪念 , 也 最终 淹没 在 了 娱乐 的 大潮 中 , 势单力薄 还要 绞尽脑汁 进行 敏感 词 规避。 的 , 是 新 媒体 上 所谓 “五毛” 和 “公 知”的 论战。 他们 针对 现今 社会 问题 你 一 言 我 一 语 , 最终 还是 在 对 大 „V” 的 清洗 中 销声匿迹。 前些年 , 政治 体制改革 还会 常常 被 温 总理 提及 , 然而 如今 却 在 在 反腐浪潮 中 不见踪影。 街头巷尾 , 更多 的 是 所谓 „大 老虎” 的 隐晦 流言 , 还有 的 就是 由 领土 争端 而 引发 的 极端 民族 主义 呼号。

年轻人 , 他们 更多 关注 的 是 娱乐。 某 明星 出轨 能 引发 连续 的 的 讨论。 他们 出奇 地 关注 同性恋 , 腐 “腐 男” 、 “腐 女” , 有时 为 邻国 限制 同性恋 婚姻 而 痛心疾首。 他们仅有 的 政治 能量 , 大多 消耗 在 网络 论坛 上 拉帮结派 的 人身 攻击 中。 „科 蜜” 与 “詹 粉” 的 交锋 , 某 场 裁判 的 的 球赛 引发 省 际 对骂 , 针对 哈 韩 女生的 所谓 “脑 残 不死 , 圣战 不休” …… 最 可怕 的 是 , 他们 学 着 父辈 的 样子 , 逐渐 成为 了 “精致 的 利己主义 者” , 逐渐 学会 运用 体制 的 漏洞 谋求 自身 利益 最大化 , 对 理想 主义 的变革 呼声 不屑一顾。 人文 学科 大多 被 漠视 , 财经 专业 在 高考 志愿 中 成了 最 的 的 宠儿。 高中 “出国 党” 成群结队 地 证明 “域 民 不 以 封疆 之 界” , 花 大把 钱财去 念 野鸡大学 混日子 的 也 大有人在。 女生 们 追求 嫁 一个 好 老公 , 向往 幸福 的 主妇 生活。 每个 只 关心 自己 的 小 生活 , 自耕农 式 的 人生 格局 让 “社会 责任感” 、 “公民 政治”之 类 的 东西 成了 笑谈。

一 谈到 政治 , 便是 群体 性 的 恐惧 和 疏离。 常有 “平反 六四” 的 呼声 , 而 我 却 等到 真正 平反 之 日 , 没有 多少 人 在意。 谁 愿意 “引火烧身”? 即使 是 心怀 热忱的 理想主义者 , 也 只能 把 自己 锁 在 精神世界 中 存活。 “躲进 小楼 成 一统” , 莫 谈 国事 , 成了 原则。 即使 我 也 时常 自我 劝导 说 : “外 物 的 形成 和 发展有 其 固有 规律 , 人力 往往 难以 掌控。 只有 文学 艺术 的 广阔 和 超越 , 为 人们 提供 了 一个 尽情 施展 的 空间 ”, 于是 , 要 沉浸 在 文学 艺术 中 , 率真 率性 的 翱翔 , 寻求 前所未有 的 自我 解放。 ”

望着 父辈 的 日渐 衰老 , 听 着 他们 顽固 保守 的 教导 , 不得不 内心 质问 : 难道 他们 真的 是 当年 那 批 激情 如火 的 年轻人 吗? 或许 , 大多数 的 他们 只不过 是 时代 的 从众 者 罢了。 他们 跑 了 运动 的 龙套 , 跟着 大流 走 , 如今 没落 到 如此。 他们 历史 的 一粒 尘埃。 正如 当年 的 红卫兵 , 被 毛泽东 大 手 赶去 了 乡下 , 成了 失落 的 一代。 也 正如我们 , 在 日渐 固化 的 高考 制度 中 挤破头 脑。 自主 招生 考试 貌似 在 寻求 多元 , 实际上 为 的 的 运作 创造 了 巨大 空间。

过去 的 事情 存在 于 历史 记录 和 人们 的 记忆 中。 在 《八四》 中 , 政权 肆意 销毁 历史 记录 , 用 “双重 思想” 原则 控制 人们 的 记忆 , 由此 完全 控制 了 过去。 然而 , 小说 终究是 小说 , 证据 是 无法 彻底 销毁 的 , 记忆 是 无法 彻底 淡忘 的。 从 这个 意义 上 说 真相 总有一天 会 毫无顾忌 地 通行 天下。 在 又 一个 “春夏 之交” 的 到来 之 际 , 我辈 年轻人 所 面临 的 不是 运动 的 高潮 迭起 , 而是 高考。 面对着 的 的 没落 和 麻木 与 娱乐 至死 , 要让 我 选择 , 我 宁愿 回到 六四 前 的 那个 八十 年代 , 那个 春雷乍 响 的 年代 , 那个 没有 智能 手机 和 WiFi 的 年代 , 那个 人们 唱着 摇滚乐 , 敢于 关心 政治 , 充满 了 机会 与 可能 的 年代。

本文 不代表 BBC 的 立场 和 观点。 网友 如 要 发表 评论 , 请 使用 下 表 :

. https://www.bonanza.com/users/50242843/profile



  • олх
  • unicredit
  • homebank
  • bvb
  • digi sport 1
  • magic fm live
  • harta europei
  • cel
  • вк
  • giurgiuveanul
  • liga 2
  • vremea focsani
  • sentimente
  • sicap
  • mobile de
  • foodpanda
  • coinmarketcap
  • program antena 1
  • yahoo
  • dictionar englez roman